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大名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3730

积分

0

好友

1174

主题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4-3-2 22:01:44 | 查看: 19| 回复: 0
摘要: 第一话:刚形成的婴儿“医生,求你,帮我把孩子打掉吧,我不能生下他啊”吉子跪在医生面前,泪如雨下。“可是,孩子已经成形,而且一切健康啊”医生看着她,不禁也有些难过。“孩子没有爸爸,我不能生下他,不能让他受苦啊”吉子苦得更厉害,大起来的肚子不停颤抖。“好吧,但是孩子已经很大了,用一般的流产手术是不现实的

正文:



第一话:刚形成的婴儿

“医生,求你,帮我把孩子打掉吧,我不能生下他啊”吉子跪在医生面前,泪如雨下。
“可是,孩子已经成形,而且一切健康啊”医生看着她,不禁也有些难过。
“孩子没有爸爸,我不能生下他,不能让他受苦啊”吉子苦得更厉害,大起来的肚子不停颤抖。“好吧,但是孩子已经很大了,用一般的流产手术是不现实的,只能实行强行剖腹了”医生眉头紧皱,但他已经答应了。
“蒽,没问题的,谢谢医生了”吉子艰难地站了起来。

几名护士将吉子推进了手术室…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手术室的门被推开,一个中年男子冲了上去,询问情况“医生,吉子她怎么样了,孩子成功取出来了吗”
医生怀疑地看着他“请问你是…”中年男人顿了顿,说“我是吉子的哥哥”医生轻轻点了点头“孩子取出来了,大人没事,但是那孩子发育得很好,如果让他自然成长的话…”医生还没有说完,那男人便鞠躬说“谢谢医生了,我肯定好好感谢您” 医生没有说话了,他摇头离开,吉子也推进了病房。后面还有一个护士手里拿着什么东西,是一个玻璃瓶,里面有一个刚成形的婴儿皱皱巴巴地卷缩在冰冷的液体里…

“吉子,你还好吗”中年男子握着吉子的手,关心地问。
吉子对他微笑“没事的,休息几天就好了”
男人一脸抱歉“为了我们的爱情,你真是辛苦了”吉子摇头笑笑,摸着他的脸。
是的,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他就是吉子现在的丈夫佐。因为前任丈夫死了,她想嫁给有钱人,但这男人的家人却要她必须是没生过孩子的。吉子年轻,她可以堕胎重新来,于是,她狠心地把前任丈夫给她的孩子杀死了。
吉子就这样待在了病房里,佐出去为她买东西。
病房里很黑,只有展白色的节能灯发着微弱的光。
“妈妈…妈妈…”一个似乎是小孩憋气发出的声音在吉子耳边响起,吉子全身一个冷战。
“肯定是别人家孩子的恶做剧”吉子努力让自己平静,毕竟自己刚杀死一个孩子。
正在吉子觉得好些的时候,冷不防响起一阵敲门声:咚咚,咚咚…很轻的敲门声…
吉子紧张地问“谁,谁在外面?”
“我找妈妈…”孩子的声音没有变,干瘪瘪,不像别的孩子的纯净,反而像是从来没说过话。
“你妈妈不在这,你回去吧,回去找你的妈妈”吉子松了口气,看来这只是一个找不到妈妈的小孩。
“这挺冷的…我也想回去了…想回去了…但是妈妈不要我了…不要我了…”小孩的声音越来越小,还混着哭泣。但吉子听得越发害怕,小孩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怨念一般…

孩子的声音小一些了,又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“到底是谁!”吉子觉得KB又来了。
“是我,吉子你怎么了”佐打开了房门,关切地问着。
“佐,我们走吧,我想回家”吉子抓住了走过来的佐,几乎要哭了。
“可是你才刚做了手术,先别回去了”佐拿出食物,也不看吉子。
“求求你了佐,我实在不喜欢医院的味道”吉子已经在恳求了。
无奈之下,佐点了点头。
第二天,吉子便提前出院,理由是家里面有个需要照顾的母亲。








“你在这好好休息,我叫保姆照顾你,我要上班了”佐在吉子的头上吻了一下,为吉子海好被子。“蒽”吉子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佐出门了,房子里只有吉子一个人,保姆还没有来。吉子一个人在这么大的房子里,确实有一些不习惯,加上身体不舒服,吉子准备下床走走。
厨房里有一种肉的香味,吉子被勾得饿了起来,慢慢走向厨房。
一个小锅像是在煮着什么,冒着腾腾热气。
吉子不禁笑了“佐还为我煮了东西呢”
吉子打开了锅…
“啊!天啊!”吉子不禁叫了起来:锅里煮的,赫然是个刚成形的婴儿,吉子吓得把盖子扔在了地上。里面的婴儿在翻滚,但是却不见肉脱落。
婴儿慢慢浮了上来,竟用手抓住了锅沿,小脚还在水中乱蹬。

吉子吓得几乎坐在地上,她尖叫着向后爬。
“妈妈…妈妈”婴儿张着恶心得小嘴,混着水叫着“妈妈…我要妈妈…”竟又是那昨天在医院听到的干瘪声音…难道…
“你,你别过来”吉子见婴儿竟然下了锅,在桌上爬着,摆明了朝她来…
“妈妈…你不要我了”那婴儿拖着水,慢慢爬了过来…
“啊!别!别过来!”吉子吓得几乎要晕过去,她的尖叫连她自己都害怕。
“妈妈…我冷”孩子张开了眼睛,小小的脸,但是眼睛却出奇地大,嘿嘿的笑着,又像是在哭。他加快了速度。
“别…别”吉子觉得肚子的伤口开始疼起来,她只有坚持自己爬起来。
“妈妈…妈妈…那好冷,我要回来,我要妈妈…”这小小的东西好像也在尖叫,但是身上的皮却在掉,露出粉红粉红,惨白的皮下组织。
“你别!啊!放开我”那怪东西抓住了吉子的裙子,小小的手抓住就不放,仿佛力气很大,吉子不停地蹬着,小孩却爬了上来…
他慢慢用手划着吉子的肚子,吉子却怎么也动不了了,只是钻心的疼。
“妈妈…为什么要扔下我…妈妈…我好冷…妈妈…妈妈…”他一边用手划着,一边大声叫着…
“妈妈…我要回来,他们把我放在水里…真难受…妈妈…不要不要我……呜呜呜呜呜”他在哭,他真的在哭…

但是声音比尖叫还让人害怕。
“不要过来…好不好…不要过来”吉子好像在哀求,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对这么一个恶心的东西哀求。
“是妈妈要我回来的…是妈妈叫我回家的…”那东西好像受了委屈,把头低了下来。
吉子有些绝望了,这就是她打掉的孩子,那个已经成形的孩子。他回来了,他回来找她了!
“我不要这样…我可以很好看的…妈妈…妈妈…叔叔说我可以长很好看的!”婴儿开始使用手用力划她的肚子…
“嘶~”肚子被打开了,那个伤口流出一股股鲜血,隐约看得到肠子和脂肪。
“妈妈…我回来了…我回来找你了…”恶心的东西将头伸了进去,吉子已经痛得麻木了…她只能痛苦地扭动肚子,她感觉到自己的血要流流尽了…
他完全进去了,还拉了拉皮肉,仿佛要把口封上,吉子扭不动了,她觉得自己要死了…

警方接到了保姆打来的报警电话,赶到现场后,里面的景象让人作呕:
吉子的尸体躺在地上,一脸的痛苦,满地的鲜血。肚子被割开,里面竟然…躺着一个才成形的婴儿…喜欢美文小说的朋友可以加妹妹Q80099994空间还有很多。




【本文完】



第二话:发生在女生宿舍的托魂事件

这是一个绝对真实的故事,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它的确发生过。嘶吸口气往下看吧。
话说四川一座大学,位与城市郊外,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故事。有一个女生寝室,住着7个女生,平日里相安无事,但是有一晚,住在下铺的一个女生(我们暂且叫她小萍吧)怎么也睡不着。这一晚又出奇的安静,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。室友们都睡了,只有小萍在床上翻来覆去,睁大个眼。她看了下表,2点了,“哦,快睡吧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她喃喃地对自己说着。她仰着脸,突然,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往下沉。住过宿舍上下铺的朋友都知道,挂在床上那纹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,她有点奇怪,开始还以为是风,但渐渐的发现象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印下来,小萍仔细看看,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蚊帐上浮显出来,慢慢清晰起来,就象一个石膏的人脸,而且是个男人的脸,还在对她笑。小萍浑身发冷,一跃而起,大叫一声,全寝室的人都醒了,大家纷纷讯问什么事,小萍瑟瑟发抖,指着床,“有鬼,有鬼。”全寝室的女生吓了一跳,但左看右看,什么也没发现,“你在做梦吧?”“别开玩笑啊!”大家都还是有点害怕。“可能。”小萍也搞不清咋回事。“算了,睡吧,你一定做噩梦了。”就这样,大家又回到床上,这一晚,相安无事。但是,从此以后,这个石膏一样的男人脸,就缠上了小萍,每晚都出现,这个寝室的人也再没睡好觉。不可能每天都做同一个梦吧?大家决定向学校反映这事,但有谁相信呢,但教务处的一个主任,想了想,告诉小萍和她的室友:“你们今晚回去睡,我带几个保卫人员守在寝室外,一旦有事,你们就叫我们。”

夜晚来临,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。教务主任和五、六个保安,十几个自告奋勇的男学生守在门外。“这么多人,那鬼还会出来吗?”不知谁嘀咕着。
2点,小萍死死地盯着上面的蚊帐,那石膏一样的男人脸会出来吗?
一切都安安静静的,慢慢地,蚊帐往下沉,又来啦!
那个白色的男人脸一样的出现,一样的盯着小萍笑,今天还笑地特别明显。
“来啦!……”小萍大叫一声,刹那间,门外的人一涌而入,“哪里?哪里?”……
“他没走,他没走,在那儿,还在笑。”奇怪的是,只有小萍能看到,其它人却看不到。
“在哪儿啊?”大家都搞不清楚,在房间里左顾右盼。
“在窗户那儿,……在那儿……到门口了,他要出去,……”大家随着小萍的手指方向,什么也看不见。
“他的意思可能是要我跟他走。”小萍指着门口。
“那就跟着他。”教务主任说。
于是,一大帮人拥簇着小萍出了寝室。小萍跟着那张脸,大家跟着小萍。
不一会儿,走出校门,来到校外的一个烂水塘边。
那张脸对着小萍笑笑,一跃而入。
“他跳进去了,跳进去了,不见了。”小萍叫着。
“马上叫人抽干水塘。”教务主任吩咐。
第二天,有关部门前来抽干了水塘,猜猜发现了什么?一具男尸。
原来,几个星期前,这所大学失踪了一个男生,学校、公共安全专家人员四处寻找无果,想不到淹死在这里。
后来,证实了男尸正是那个失踪学生,他是失足掉入烂水塘的。
人们把这男生生前照片给小萍看,小萍认出那张白色的脸正是此人。
也许是这男生尸骨未寒想有人发现吧,但他为什么找上小萍就不得而知了。
各位,这可是那所学校的众所周知的事,有不下几十人看到全过程,怎么解释呢,不然这世界真有鬼?
【本文完】





第三话:孟婆(短篇感人鬼故事)

我叫孟婆,我的职责是在通往轮回的路口喂那些投胎去的人一碗我亲手煮的汤,它能让他们忘掉前世所有的苦与乐,安心的过下辈子的生活。自我死后来到阴间已五百多年了,所以尽管我死时只有十八岁,现在也还是十八岁的身貌,阴间的所有人却还是叫我孟婆。
那天,我在干活时听到两个游魂谈论人间的事情,一时听入了神,竟没注意一个落魄的男人走过了我的身边,没有喝汤就投了胎去。

阎王生气了,他要治我失职之罪。在我的苦苦哀求下,他才答应让我带罪上到人间,找到那个男人,在他尚未恢复前世的记忆前,喂他喝孟婆汤。

我打点行装,带足了熬煮孟婆汤的原料,出发了。

来到人间我才知道,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有多难,我根本未曾注意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,更不知他是从轮回路的哪个路口来到人间。我唯有再求阎王给我指示。这一来一去间,人间已是二十年过去。

二十年对鬼来说不过是一眨眼间,对人来说就代表他可能已忆起前世种种。
我终于在一所大学里找到了他,今世他唤做龙天翔。原来自我手中溜掉的,是这样一个帅气的男人。不知他前世有些什么样的记忆,但不管是美好的,还是痛苦的,我都要让他忘记。
我想办法接近他,趁他在图书馆努力K书的时候,我抱了一大捧书,凑巧的从他身边走过,假装的一个不小心,将十几本书尽数扣在他头上。他的反应很令我满意,一个绅士的男人自然比较好接近,也比较容易上当。

自那天起,只要不是上课,龙天翔每时每刻都和我泡在一起,他以为我只是别系的一个普通女生,只是名字特别一点,叫孟汤。

为什么你父母给你起这样怪的名字?他曾问。我答是因为我妈妈汤煮得极好,爸爸就是喝了妈妈煮的汤才死心塌地要跟她过一辈子。那么你也会煮汤喽?是他将话题引上了正路。自然会,而且好喝得可以让你忘记自己是谁,有胆喝吗?我将他。而他,自是不负我所望的。我知道,离我交差的日子一天天的近了。

我开始熬煮我的汤。但奇怪的是,我怎么也煮不出轮回路上那汁浓味美的汤,在阳间,我的汤寡淡清洌,连我都没兴趣尝,又怎可能令龙天翔将前世尽数忘却?一日日的,我寻找着原因。一日日的,我亲见龙天翔越来越迷茫的神色。我知道,他很快就要恢复前世的记忆了。
那一天终于到了。那晚,我们在校园中散步,龙天翔一反往日的沉默着,我心知他记忆的门正在一寸寸的开启,便假意欣赏月色,暗等他开口。
果然,不多时,他说话了,“孟汤,你相信人有前生吗?”
“不信”我语气是坚决的。我的任务是令他忘掉前生,又怎能说信。
“可是我信,我知道,我是有前生的。”龙天翔的语气比我还坚决,他定是已忆起了前世的一切。

我的心急起来,万没有想到他一经想起便是全部,没有完成阎王交待的任务,我今次怕是死定了。

“那么你的前世是什么?”我装出一付感兴趣的口气问他。
“是个书生,一个穷书生。爱上了员外家的小姐,与小姐私奔时被追上来的家丁打死。”他一字字道,语气却逐渐的不平静。
我黯然,原来他前世是惨死,我开始同情他。
“死后我在奈何桥上等着她,因为我们发过誓,生死都要在一起。可是我没有等到……”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也许她还好好的在世上,自然等她不到。”我不知自己这话是不是在安慰他。

他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不,我知道她死了,她被抓回去后就悬了梁。”
“那为何她没有去找你?”我开始好奇起来。
他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,自顾自的说下去:“我在奈何桥上足足等了一百年,后来我想她会不会找不到奈何桥,我就开始在整个阴间游荡,希望能够遇到她,这一游,又是三百年……”

天,我心中慨叹,想不到他如此痴情,为了一个女子,竟白白放过了四百年转世的机缘。但我必须阻止他回忆往事了,我的任务本是让他忘掉这一切的,不是吗?

“不要再说下去了,越听越玩笑。”我假装生气道。

他依旧不理睬我,还是一股脑的往下说:“在第五百年的时候,我几乎要绝望了,可是我依然不敢放弃。我决定去轮回路上找她,那是我这四百年来唯一没有去过的地方了。”
咦,怎么,他在轮回路上找过?没有被轮回司派去轮回的鬼是不可以随便到轮回路上去的呀。

“我苦苦哀求轮回司的执事,求他们允我到轮回路上寻她,可他们不肯。他们说因我的痴情,他们已破例让我在阴间多呆了几百年,现在已是我轮回的时候了。”他的目光渐渐的迷离了起来,看来他已完全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中。

“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,你这个故事不好听。”我口气虚虚的说,心中暗骂自己为何那么久也熬不成那孟婆汤。
“听我说完吧,这故事就快结束了。”这次,他终于听到我说话。

“尽管我千求万求,他们只是不肯。我被带到轮回路,去喝孟婆汤。你叫孟汤,你一定知道什么是孟婆汤吧?”他突然转过头来,这一晚第一次盯住我。

我惊吓得差点叫出声来,似乎被他拆穿了一般心慌,只能强做笑脸道:“叫孟汤就一定知道孟婆汤吗?”

他盯住了我,幽幽的声音就象来自天外,“我到了轮回路上,你猜怎样,我居然真的遇见了她。”
听到此,我不知何故紧张起来,低着头不敢看他。

余光中,他依旧盯紧我,幽幽的道:“她站在那里,守着一锅汤,一个接一个喂着那些去轮回的人,他们叫他孟婆。”

我是真的被惊吓了,一时间连呼吸都忘了。哦,我错了,我本是鬼,鬼又如何需要呼吸。我慌乱的抬起头来,直直的看向他的眼中,弄错了,一定是他弄错了,我已在阴间五百年,年年在喂人喝汤,如果我是他故事的女主角,我又怎会不记得。恍然间,我隐隐想起,我的确不记得死前的我究竟是谁。

他盯着我的目光依旧没有放松,那目光中分明地现出了光芒,“我愣掉,我在阴间寻了她五百年,却不想她在这里喂汤。我向她冲去,却被轮回司的执事抓了回来。他们为了不让我见她,竟连汤都不敢给我喝。你说,这是为什么?”
怎么?不是我失职忘记给他汤喝的吗?如何又成了轮回司的执事不准他喝?我头脑一片混乱,不知如何答复他。

“此刻我又怎肯去投胎,我拼命挣脱他们,想去与她相认,可他们却一把将我推入人间。”他终于不再望我,将目光投向了夜空中。

“现在看来,他们不让我喝汤倒是帮了我,我没有忘记前世种种,而她也终于轮回到了我身边。”他再一次望向我,我赶忙低下头去。“孟汤,你就是她,你跟她长得一模一样,偏偏又叫这个名字。”他的口气炙烈起来了。

“你、你开玩笑,这一点都不好笑。”我反驳他,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,我不是阎王派来令他忘却记忆的吗?怎么突然变成了他前世的恋人?为何他一口咬定的事我却一丝一毫都不曾记得?不,这一切都是骗人的,我不信,我半点都不要信。我惊恐的看着他,象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,猛然间,我掉头就跑,任他在背后如何呼唤,我却头也不回。


我回到了阴间,直接找到了阎王。阎王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已明白了,他叹了口气,终于把我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。

我果然就是龙天翔前世的恋人。悬梁之后,无常鬼带我来到了阴间,因我是枉死,按规矩,不能直接投胎,必须在阴间先服苦役,直到阎王认为赎够了前世欠下的冤孽。阎王说,当时我只是苦苦求他,求他准我来生与龙天翔做对夫妻,那么,无论给我什么苦差我都不在意。阎王摇了摇头,告诉我说,我与龙天翔是做不成夫妻了,因为他是惨死,阴间要补给他上辈子没有过完的生命,他是马上就要去投胎的。而我,至少要在阴间服千年的差役,方可再次轮回。我哭了,原以为至少做对鬼夫妻,哪知,我与他竟是无缘至此。凭我苦苦哀求,阎王只说没有办法,让我死了那条心。我被带离阎王殿,押至服役的地方。哪知路过奈何桥,竟看到龙天翔在等我。我疯了一般的要冲去见他,却被衙役小鬼拖了回来。阎王看我如此的不顾一切,而他也是久久不肯去投胎,生怕被我们撞见,索性一碗孟婆汤给我灌了下去,让我忘却了前世。混混噩噩中,我开始了服役生涯,阎王将我安置在十八层地狱的最底层,这样便永远也见不到在奈何桥上等我的龙天翔。

一转眼五百年过去了,我服役服得好,阎王准备赏我个轻松事情。刚好上一任孟婆已赎够了罪孽投胎去了,我就被安置在了她的位置。那一天,龙天翔在轮回路上见到了我,我当时却只顾听两个游魂讲着人间的趣事。其实就算我当时看到了他又怎样,我早已于五百年前就忘了他。轮回司的执事怕他勾起我的回忆,不得已在他未喝汤时就将他推到了人间。而阎王,也满以为我定会在他回复记忆前就喂他喝下孟婆汤。最后,阎王说:“我忽略了,你本是事情的关键,我却派你去喂汤,我怎么忘了,没有阴间气息的维护,又加上龙天翔日渐恢复的记忆,你的汤又如何能熬得出来?”

我苦笑,还以为孟婆就是我的名字,哪知却是一届届接替的职位;还以为我只管煮汤喂汤,哪知自己却先喝了一碗汤。“那么,现在我可以转世与龙天翔在一起了吗?”我哀哀问道。

“不行,你还有五百年的苦役要服。”阎王毫不动情的说。

“那么,请再给我一碗孟婆汤。”我缓缓走出阎王殿,向轮回路走去。让我忘掉一切吧,忘掉前世今生,所有所有……
(完)
温馨提示:觉得喜欢就转载到自己空间,分享给自己的朋友,分享快乐,一起看精彩的日志哦!

你好,我是高晴妹妹。
如果你喜欢文字、音乐、交友。
请加我的QQ:80099994希望我的文字给你阳光般的温暖。
我是一个爱写文字的校园妹妹加我QQ:80099994你不会了解,在你遇到我之前,一切有多么乏味。下面是我的照片,我期待在网络上能和你成为朋友....


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Comsenz Inc.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: zhizhebuhuo&yahoo.com(请用"@"替换邮件地址中的"&")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