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大名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5

积分

0

好友

1

主题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发表于 2021-2-17 15:47:36 | 查看: 1| 回复: 1
  1
  陈谅至今是我心中技术最好的中医大夫,即使他还在监狱里关着”行者称谢,即同四将并小张太子,又驾云回小西天,直至小雷音寺,之所以蹲号子,也归功于他精湛的医术,源源不断的病号。

  那时我还没确诊红斑狼疮,十来岁的年纪长满了青春痘,西医院的药丝毫不起作用,一张脸像是染红的莲蓬。这时,同桌给我介绍了陈谅,她妈妈的“再生父母”,同桌妈妈是我老家出名的大美女,可惜被肿瘤盯上了,不是子宫就是胸。多亏了陈谅,没有割子宫也没有切胸,像是妖怪遇上孙悟空,不对,遇上地藏菩萨,肿瘤被吓得当场固化,灰飞烟灭。在我们这种小地方,有个非主流的认知,看西医得上大医院,看中医得上小诊所,凡是熟人介绍,搭配一个痊愈故事,有病想找这中医治疗,没病也想找这中医保健。

  陈谅的诊所在老字号“德芙”对面,德芙不是巧克力,是一家开了数十年的豆浆油条店,我光听了数十年,从没吃过。为了尝一口老字号,我决定去找陈谅看病,陈谅开了个社区诊所,可以走医保,一个小诊所还得先挂号,上楼后,诊室里外挤满了人。一个顶着“地中海”发型、披着白大褂的男人坐在里面,手拿着钢笔在问诊,我凑拢过去,对他说,

  “陈谅医生,我是杨丽娘娘介绍过来的。”

  “地中海”抬起头,露出烟熏的玉米牙,

  “杨丽啊,那个肿瘤病人···”

  我忙点头,地中海接过我的挂号单,压在一叠单子下,不紧不慢地说,

  “陈谅医生还没来,你是19号,大概九点半看到你,先给我讲讲你的基础病情。”

  ?说完脸上的情况,我走下楼,心想一个社区小医生那么俏,吃完油条还没到我,那就懒得看病了。

  2.
  德芙开在小区一楼,小窗口往外涌着香气,围满了打包的人,里面三个房间塞满了食客,我又有种放弃朝圣的念头。刚转身想走,一个老阿姨拍我肩膀,指着空调背后的空位,示意我过去说马上给我打豆浆注册制新股军工挖掘龙

  豆浆盛得满满当当,比我脸还实在的一大碗,油条却迟迟未上桌,环顾四周,大部分人都干喝着豆浆,原来这老太婆是先来拉客啊。有人打包油条十根油糍十个走,反倒是我们这些坐下来的,抱着来都来了豆浆也上了的耐心,等那十分钟上三根的油条。半个多小时,准确是三十六分钟,我的油条才上桌,瘫躺在盘子里,如同一根法式面包棍。咬上一口,“咔嚓”,如同咬到某种甲壳动物,把它扯断泡入豆浆,反复按压浸泡,再次入口,又如同咬破灌汤包,豆浆破壳而出,外酥里嫩,香甜可口。走出德芙,打包的人接连不断,看着他们手里玛瑙996血汗钱赌场一万搏一个小目标一样的油糍,心想如果继续找陈谅抓药,那我要尝尝油糍。

  3
  走进社区诊所,诊室里换了个头发茂密的中年男人,白净方脸,说话的声音,如同娃哈哈上的王力宏加《康熙王朝》里的陈道明,

  “你这病绝对没问题!三个月把它拿下。”

  “相信我,至少再活十年。”

  人气散了,队伍就难带了“完全可以控制,包在我身上。”

  敢给病人打包票的医生,要么是江湖骗子,要么没遇过大病号,当然,他也可能确有几把刷子,能够对症下药。

  轮到我看病了,陈谅盯看我的脸好半天,仿佛我是他上辈子的情人,他又捣鼓我的头发,希望能从中找出玄机,最后去内屋看我的后背。很遗憾,我只有脸上长痘,坐回桌前,陈谅又观察我的舌头,号我的脉,在此期间问了些中医问诊的基本话术。陈谅给我开了两周的中药,一瓶药膏,说是他的独家配方,睡前抹在红痘上,以担保的口吻告诉我痘痘绝对治好,只是需要些时间。

  为了酥脆的油条,我坚持去开了一个多月的中药,一个月后,痘痘大好,又为了找陈谅开神奇的中药,我顺便吃到了离家很远的德芙老字号。在那段日子里,甜与苦混杂在口腔,混杂在南方小城的细雨间,阳光透彻的往返公交中。

  以前我是一张破开的石榴脸,用了陈谅的药后,变成一张压扁的水蜜桃,痘痘好了不少。那瓶药膏打开是白粉糊状,薄荷加三七粉的味道,抹在脸上非常清爽,每晚睡前把自己抹成一张女鬼脸,躺在床上不敢翻身,两首抱在腹前,保持入殓前的庄重。中药不苦,有股香料的气味,其中一味药叫附子,奶奶说这是药效很重的草药,后来我看另一位中医大师也用了附子,我一度认为厉害中医的厉害之处,就是敢用别人不敢用的药。

  4
  陈谅最拿手的,一是肿瘤癌症,二是妇科杂病,找他看病的人很多,上到百岁老太婆,下到十岁小姑娘。他对女人确实有一套,十岁的小姑娘先夸可爱聪明,百岁的老太婆连夸身体硬朗,中年妇女更不在话下,知音主编到他面前都得下跪拜师。

  “你这病是好兆头,说明你家那位肾太好了!”

  “你这是富贵病晓得不?那些一天到黑田头干活的人根本没时间焦虑!”

  “来我这看肿瘤的多得很!这些都是岁月的痕迹,得过妇科病的女人才懂啥子叫女人。”

  中年妇女的病症可分为两种,一种是无形,以“我觉得”、“好像有点”为开场,蔓延到全身微小神经,另一种是有形,一堆化验单指明了身体的病变部位。对待这样的病人,口头功夫与开方技术同样重要,陈谅有比大医院专家更多的时间,李时珍雕像般的耐心和微笑,听病人啰嗦的抱怨,翻阅繁杂的化验单,在病人反复询问“看到几号”的浮躁下,手写出一张张药方。挂号费不贵,一个月的中药却能开出小几千,有职工医保的能报销不少,没医保的抱怨几句,下次还来找他开药。也许药效太好,也许陈谅的心理战术太高,周围簇拥着大波定期复查的病人,即使后来他锒铛入狱,也有不少病人,打着探视的借口,去监狱找陈谅开药方。

  在拥挤的社区诊室里,陈谅除了和病人聊身体病症,也聊赤脚医生最爱的玄学话题。有人脸上长了颗耀眼大痣,陈谅瞪圆了眼惊呼“你这颗痣长得好”,有人手心的纹路颇多,他抓着人家手大喊“你的命不一般哦”。看病开方连同看相算命,诊室里挤着被宣告无救的病人,爆发着一阵阵穿透千痛万苦的笑。

  5
  有一次,我也要陈谅看手相,他接过我的趋势的周期手,皱眉看了好半天,诊室里鸦雀无声,我真怕他说出句不好的话。

  他确实说过不好的话,给一个中年男人看病,末了,吐出一句“半截身子陷土了,好不好看老天爷吧”。男人吓得哭天喊地陈谅意识到话说重了,可怎么也扶不起跪在地上的男人。最后还是病人们好说歹劝,中年男人才哭丧着起来,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有病人带着不悦走出诊室。

  “你啊,身体底子可以,要是及当兵···”

  “额···我说的是考军校,不是当大头兵。””行者道:“你若有意于朱紫国,还要相会国王,把那烦恼忧愁,都且权解,使出个风流喜悦之容,与他叙个夫妻之情,教他把铃儿与你收贮

  陈亮眨了眨丹凤眼,嘴角往上提,

  “那绝对得当个军官!”

  陈谅的白脸笑开花,一屋的病人像鞭炮炸开,笑得我涨红了双颊。

  “但是安,你命头有一劫,就看你过得到过不到身体这一关了。”

  我也笑出声,这意思我得吃了他的药,军官才当得成。

  “我再教你几招,回及每天照练,身体都可以长高!”

  陈谅站起身,在病人包围中做了三个伸展动作,像极了学校里的广播体操,还配合着便秘时特有的呼吸调气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八段锦里的前三个动作,后五个估计是他忘了,不然以他的表演性格,当场就要给我们展示一套完整的气功。三个动作完毕,陈谅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屁,大家都听见了,大家都不敢笑。他赶紧坐回桌前,咳了几声,找回看病的正经,撕下处方单递给我,

  “每天再围操场走十五分钟,走快灯儿,背上微微出汗就要得了。”

  我接过单子,三步跨出诊室,留那个伸展出的气味在屋里发酵。

  6
  我坚持每天运动,不是陈谅传授的体操伸展,而是骑自行车,在大夏天里,和几个同学用双腿丈量了这座城市的新旧街道。骑到秋天来临,我脸上的红斑再次泛滥,来势更加凶猛,如同关二爷上身,只是我没有关二爷面对众人的勇气。我爸妈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普通的青春痘,决定带我上省城检查,去之前我又找了一次陈谅,也是我最后一次找他抓药。

  陈谅看到我时很惊讶,白净的脸都快绿了,惊讶时隔一月我的脸就到这般糜烂,惊讶他的药居然没把我的怪病治好。我跟陈谅讲,这周要去省城看病,陈谅还在盯着我的脸,似乎那些痘痘印刻着某种玄机,半晌,他低下头,飞速写出一张草乱的药方,递给我说,

  “你是该上大医院检查一下,可能是某种免疫疾病,我建议你挂个内科。”

  方子递给我后,他继续给下一个病人摸脉,两条眉毛还在拧巴,另一只手刮着刚留起来的八字胡。

  去省城后我们没有挂内科,还是看了皮肤科,皮肤科大夫检查出了问题,那是我第一次听说系统性红斑狼疮,在皮肤科确诊,这让我一度片面地认为,这不过是种攻击皮肤的慢性病。后来,亲戚介绍了一位老中医,我便再没有去找陈谅,也再没去德芙吃油条。

  我妹妹上了高中,听说她的同桌是陈谅的儿子,胖得像只直立行走的猪,名叫“陈朱”。陈朱同学每周生活费两千,每次聚会都慷慨买单,我妹说有一次吃饭,陈谅也来了,开了一辆路虎。饭桌上,陈谅一边热情吆喝同学夹菜,一边给陈朱剥虾壳,饭后,陈谅又给儿子擦嘴巴,穿衣服,堆满笑说“儿子你现在很好,只钥稍稍减点肥就更好了”。

  再听到陈谅,就是他连同卫生局领导一起进监狱,官方说是贪污社保,多达几千万,具体被判多少年不知道,只听说是两位数年份。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想起陈谅的那瓶白色药膏,以坏人坏到骨子里的套路,那瓶神效药膏是否掺入激素已无从考究。但陈谅给我看得相、最后一次对我说的话,以及在那间小屋子爆发的笑声,都让我对他产生了偏袒情绪。

  后来我又去吃了一次德芙,比我脸还实在的大碗豆浆,法式面包棍般的酥脆油条,排队等待的人依旧很多,只是街对面的陈谅大夫,已经坐换了方向。

  /

  经过生病、稳定、复发、又稳定,不敢说破壳重生,只算是活着的滋味,所以回望过去,再用文字回味一遍,朋友啊,酸甜苦辣都是你的人生,你一定要走下去啊。
  (我们现在有个小小病友群,私我可进,谢绝神药微商保险广告)

         你怎么就冲撞出他?他那人参果树,乃草还丹。这真君领着四太尉、二将军,连本身七兄弟,出营挑战;分付众将,紧守营盘,收全了鹰犬。当下如何理解大盘指数的调整含义?。尾盘巨震!赵老哥一亿砸开金融龙头。要取经,往东天去罢。”清风道:“兄弟,还不知那和尚可是师父的故人,问他一问看,莫要错了。风卷残云已黄昏,修心养性正当时。

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4

积分

0

好友

0

主题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发表于 2021-2-17 16:17:22
哎~~~,哎~~~~,哎~~~~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Comsenz Inc.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: zhizhebuhuo&yahoo.com(请用"@"替换邮件地址中的"&")

回顶部